切换到宽版
  • 4阅读
  • 0回复

全球城市观察︱纽约地铁大修需要600亿美元,钱从哪里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敏代芙
 

800折


      
      2016年初,希拉里·克林顿在一次总统竞选活动中,连刷了5次地铁卡才成功通过闸机口。去年,乘客联盟(Riders Alliance)出具过一份报告,以8月为例,只有一天地铁在早高峰时段正常运行,剩下的日子每天都因信号故障发生延误。
      
      27条地铁线,472个站点,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系统之一。去年,州长安德鲁·科莫和州议员组成了“大都会交通可持续性研究小组”,他们在12月18日发布了一份报告,称想要维修和升级地铁,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TA需要600亿美元。
      
      钱从哪里来成了个大问题。北京地铁也曾面临过类似的问题,最终解决方式是上调票价,2014年12月底,正式告别“2元时代”。
      
      报告提出了一种可能的资金来源,促请立法者允许向私家车车主征收“交通拥堵费”,比如要通过高峰时段的曼哈顿,私家车和卡车需要缴费,在限制路面交通流量的同时,获得的费用可以用于反哺地铁。
      
      早前,纽约区域规划联盟曾提出过类似方案,当时他们建议的收费标准是每车11.52美元。这份报告预计,如果成功通过,拥堵费每年能收到8.1亿美元。另一种可能的渠道是通过“土地价值捕获”(land value capture)。工业、商业、住宅或休闲活动的增长,土地开发许可的授予都会影响土地价值,地铁线路同样。价值捕获就是通过征收税费等方式,将土地增值的部分用以回馈社区。林肯土地政策研究院长期研究这一方向。
      
      为了开发曼哈顿西侧的哈德逊码头,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投入了24亿建造7号地铁延伸线。这将带来沿线地区的地价上涨。该地区还对60个街区进行了重新分区,大都会运输署可以出一些地铁上盖物业的经营权。
      
      科莫州长曾在2018年1月提出过一个特别的资金援助计划,试图围绕一些新建站点打造“特别交通升级区”。比如第二大道地铁线的二期工程将延伸到哈莱姆区,该区域的地产项目将进行估值,比较地铁建造前后的价值变化,增值的部分将被收取税费,其中75?归于大都会运输署。
      
      当然,该计划受到了纽约房地产委员会和市政厅的反对,前者代表开发商的利益,后者同样表示,“让开发商交税并不能让大都会运输署度过难关”。
      
      纽约现任市长白思豪提出过经济适用房的建造目标,要在2022年前提供20万套低于市场价格的公寓。这也为土地价值捕获提供了思路。
      
      一些开发商被获准在低密度的地区建造高密度的公寓楼,条件是配建一定比例的经济适用房,或是对一些特别重要的社区项目进行投资,比如地铁站。2017年6月,科莫州长宣布,72个地铁站将对投资开放。
      
      曼哈顿区,入选者可以对地铁站投入40万,曼哈顿以外的四个行政区同样有,每个站点的投资额为20万。也有方案提出可以“众筹”,由数家参与,每家拿出25万用以整修一个站点。
      
      白思豪政府重新划分了纽约市中心东区的73个街区,在范德比尔特大道,一个开发商向大都会运输署支付了2.2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将用于改善车展附近过度用的的状况。
      
      大都会交通问题研究者John Surico在为CityLab的一篇分析文章中还提到了另一种可能的来源,“空屋税”。根据纽约每日新闻,2018年纽约有75000套公寓长期无人居住。空屋税可以用以控制房产投机,部分也可以用于补贴地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