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阅读
  • 0回复

“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孤城,今何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六怀山
 

股票配资

      图文/陶冶
      
      在懵懂的儿时,从表姐的忧伤中知道西北的苍凉,表姐夫分配在嘉峪关工作,夫妻俩便是牛郎织女般的相思遥望,一年只有一次团聚,随之又是几近残忍的离别。岁月匆匆,那种悲剧似的婚姻已时过境迁,留下的是那一代人心灵深处的遗憾。而西北的苍凉是否犹在?游罢甘肃东部的黄河石林便沿着河西走廊一路西去,一颗寻觅的心奔向茫茫戈壁。
      

      
      两千年前,张骞出使西域,携百随从奔走无边瀚海,那是怎样的意志?又是怎样的执着?被匈奴虏去十年,有了逃离机会却不辱使命继续西行,虽出使目的未果,却开辟了不朽的“丝绸之路”。在此境况中回味历史,对张骞的钦敬怎会不陡然升华?
      

      
      高悬的“天下第一雄关”匾额仍闪耀着昔日的辉煌,嘉峪关,一座建造在戈壁上的关隘,它曾是西北戍防的重要枢纽。它没忘初心,仍作为万里长城的组成部分孤零零地屹立在夕阳的金色余晖里,眺望着远行多年未归的驼队,它知道戈壁里暗夜风沙的喑凉,它更记得“古人征战几人回”的诗句。它像是在坚守着万里长城永不倒的信念,用意志掩饰着残败的躯体,留给未来凭吊瞻仰。
      

      
      他仿佛是位世事洞明的长者,惯看世间冷暖,蔑视俗人贪欲,将秘密紧锁心间。他记得阳关城的准确方位,他记得阳关城的兴衰几度,他更记得阳关城何年沉入沙海。沧桑里他知道诗人为何感叹,更知道如何西去楼兰……
      

      
      “一片孤城万仞山”的孤城何在?千年前那座驼铃悠悠,人嚷马嘶,商侣络绎,使者纷至,一派繁荣的玉门关早已消逝在瀚海,就连这残存的小方城也不知迷失了多少岁月?一百年前有位叫斯坦因的匈牙利籍犹太探险家,沿着玄奘法师西行印度取经的路线逆行而至,以小方城附近挖掘的的竹简为考,确认这里就是失落久远的玉门。沙尘里斜阳残照,久违的玉门关在悲壮中是否还记得当年的辉煌。
      

      
      豪放的诗仙李白也是在“人生得意须尽欢,……与尔同销万古愁”中隐喻着胸中忧闷。当我们在卡啦OK里高歌“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时怎会不想起岳飞壮志未酬的感伤。这一行行掷地有声的文字不都在宣泄着人生的苍凉吗。
      
      而我在生命的过往中触碰到的苍凉是什么?是年轻时广阔天地里对人生的茫然?还是父母远行后的悲苦?每当秋尽后,总会被曹雪芹“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伤怀刺痛,而西北戈壁连日的所见所闻又将作何感想呢?
      

      
      这是个特殊的区域,手机早在途中就与外界断了联系,这里没有水源,收不到任何无线信息,指南针都迷了失方向。只有夜里怒吼的狂风卷起飞沙走石与雅丹地貌突兀体的碰撞摩擦,发出似鬼泣如狼嚎的狂野声音。夕阳在无尽的苍凉中沉落了,雅丹鬼城生出了狰狞的昏暗。敢问穿越者勇气何在?鬼域的尽头便是罗布泊的生命禁区。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