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阅读
  • 0回复

透过长三角一体化看城市化2.0:酝酿着什么投资机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快速排名

      近期,外资机构纷纷聚焦中国城市化2.0的机遇,并认为长三角、京津冀、大湾区、长江中游以及成渝这5大超级都市圈将主导城市化2.0。12月1日,中共、国务院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长三角一体化有望加速。
      
      近期,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近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到2030年,城市化2.0将新增2.2亿城市居民(现有城市居民为8.3 亿),其中一半集中在长三角等五大超级都市圈。届时通勤铁路里程将增长8.5倍,5大超级都市圈的平均规模将达到1.2亿人(接近日本现有的人口规模)。超过纽约市人口规模(800万)的特大城市数量将从现在的9个增加到2030年的23个。
      
      在他看来,与城市化1.0阶段的旧工业部门崛起受益不同,当前的2.0阶段将提供三大投资主题:1)产业互联网兴起:利好5G、云服务、物联网和软件企业; 2)成熟产业数字化:无人驾驶、智能物流和电网有望提速发展。大数据助力金融企业精准定价、控制风险;智慧农业; 3)智慧城市新生活:电商、智能家居、网络授课、医疗及高速通勤铁路让生活更便利。超级都市圈人口集聚,体验式服务消费有望大发展,利好职业培训机构。
      

      
      关注五大超级都市圈和城市化2.0
      
      之所以各界如此关注城市化2.0,原因在于,中国的生产率增速已从2000-2009年的4.4%几乎减半至2010-2018年的2.3%。面对全球化放缓和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中国能否维持中高速增长?
      
      邢自强对记者表示,摩根士丹利早在2017年11月便看好中国迈入高等收入经济体。然而,被关税及非关税壁垒掣肘的全球化进程以及下降的劳动适龄人口都给经济增长带来了下行压力。“应对上述挑战的关键在于推动中国城市化迈入2.0阶段,延缓该趋势的方法是推进深度城市化,提高经济效益,例如为要素和人员流动提供更便利的条件,从而促进需求匹配、资源共享、知识外溢效应、供应链专业化,并激发不同部门之间的协同效应。克服城市化的障碍需要推进结构性改革,包括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完善社会福利制度和扩大农业规 模化耕种。同时,科技发展也有助于提高人口密集城市的宜居性,推动生产率增长。”他称。
      

      
      纵观城市化1.0到2.0的阶段,尽管城市化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遇到一些瓶颈,显示出以往增长模式的局限性。这些问题包括:交通拥堵、社会问题和污染等大城市病,人口流动方面的政策限制,深度城市化所需的农村劳动力收缩,以及贸易摩擦加剧。
      
      摩根士丹利认为,为进入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阶段,中国正在开辟一条不同的城市化道路,重点是通过结构化改革及数字科技的广泛应用,打造更快捷、安全、环保和宜居的城市。城市化2.0主要得益于三大支柱:
      
      城市群: 以中国先进的铁路系统为纽带,继续发挥集聚优势,同时缓解大城市病。我们认为,2019- 2030 年,全国五大城市群,即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长江中游城市群、 成渝城市群,将贡献 GDP 增长的 75%及城市人口增量的 50%。智慧城市: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包括 5G、云服务、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有助于减少 交通拥堵、安全隐患和污染,改善城市生活质量,显著提高未来的城市承载能力。预计,接近 或超过纽约市人口规模(800 万)的特大城市数量将从现在的 9 个增加到2030年的23 个。农业现代化:土地改革和智慧耕种的广泛应用,有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预计未来十年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将翻一倍以上,从而释放更多农村人口,进一步推进城市化。布局城市化2.0的投资机会
      
      12月1日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还提及,联合共建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体系,共同防范化解区域金融风险。
      
      摩根士丹利认为,“市场一直担忧城市化2.0的资金需求增加将导致新的债务问题,与之相反,我们认为这种风险是可控的。”邢自强表示,原因也主要有三点:
      
      考虑到中国现有的硬件基础设施建设已经筑牢根基,对大规模投资的需求减少;地方政府融资从影子银行转为专项债券发行,同时市场化改革可能吸引更多民间资本,融资更加透明;信息基础设施和高铁的资产质量相对较高。值得注意的是,向城市化2.0过渡还体现在政策重心的转变上,而各界认为这种转变是积极的。具体而言,邢自强提及,过去两年的城市化战略更注重在发达地区建立特大城市群,采取的措施包括:更多以市场为导向,避免在人口较少的偏远地区过度投资而导致效率低下。这有别于以往的区域再平衡举措(包括2000年开始的“西部大开发”和2004年开始的“东北振兴”),这些举措旨在缩小区域收入差距,缓解人口流向沿海发达地区的压力。
      
      向城市化2.0过渡将为各个板块提供大量投资机会。旧经济和新经济在板块层面的区别可能不再那么明显。荷宝(Robeco)亚太股票联席主管及中国首席投资总监缪子美近期对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的城镇化进入到第二阶段,由于铁路等的快速发展,一切变得更为紧密,且尊重城市发展的规律,我们也会关注这一进程中地产行业等的投资机会。”
      
      基于摩根士丹利研究的行业团队分析,该机构为市场主体提供 16 个行业内的三大投资主题,并列出可能参与城市化2.0的18只股票。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