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87阅读
  • 0回复

敬礼!人民海军游弋蓝水71载 这些浙江名字值得铭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华厦眼科医院


      
      他在极其薄弱的科研基础上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让国产驱逐舰迈入国际先进行列。
      
      1930年1月,潘镜芙出生于湖州。抗战爆发后,为躲避战乱,7岁的潘镜芙被迫跟着家人乘小船逃往上海。“到黄浦江的时候是晚上,我看见了一片灯光,都是日本的军舰和外国的大船,没有我们自己的大军舰。当时我想,如果长大以后能够造军舰多好啊!”这成为潘镜芙“铸舰梦”的起点。
      
      1948年,潘镜芙考入浙江大学电机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华东电工局从事电器设计。没想到3年后,组织上安排潘镜芙到船舶设计部门工作,他终于圆梦了。
      

      
      当时全国所有船舶采用直流电制,他却提出要改为更稳定、便宜、方便的交流电。许多人对他说:“你这样做风险太大,还是走老路保险!”潘镜芙却顶住了压力。在他的坚持下,中国军舰第一次成功采用交流电制。此后,我国其他各型水面舰艇、民用船舶也都采用交流电制。
      
      60年代中期,军委批准了我国自行研制导弹驱逐舰的方案。没有可以借鉴的设计经验,缺少参考图、技术资料以及大型舰艇技术标准,所有“线索”只是前苏联留下的部分资料,缺少现代化的计算机设备和计算软件。每每需要大型计算,只能靠轮流操作一台手摇式计算机来解决……
      

      
      第一代驱逐舰采用落后的蒸汽轮机,潘镜芙下定决心,在第二代驱逐舰上采用燃气轮机,而且是引进国外设备。当时此举引发不小争议,有人讥讽:“如果设备出问题了,难道让外国人来解决吗?”
      
      潘镜芙顶住压力,他反复强调:引进国外设备能加快国产驱逐舰的发展速度。“凡引进的设备,都要实现国产化,填补国内技术空白。”“提高技术起点,与自力更生不矛盾。”他的“引进和自研两条腿走路”的观点,得到了研究院和海军主要领导的支持。
      

      
      进入21世纪,年过七旬的潘镜芙退居二线。在参观某引进的驱逐舰时,他激动得像年轻人一样钻进导弹发射管里,又登高钻入对空导弹天线罩内的狭小空间,汗流浃背却乐此不疲。
      
      “我有三个孩子,儿子伏波,女儿丽达,军舰就是我的老幺。”看着亲手设计的一艘艘舰艇驶向深蓝,是潘镜芙最骄傲的事。
      

      
      1949年夏,18岁的冯缵枢找到陈毅市长办公室,要求参加海军。两天后,他拿着陈毅的亲笔信,来到刚组建的华东海军司令部。他用两年时间,自学完相当于海军本科学业的全部课程。
      

      
      1955年,年仅24岁的冯缵枢荣升为新中国第一代新型护卫舰舰长。他指挥的成都舰,是从前苏联进口的“四大金刚”之一,他也成为了人民海军最年轻的舰长。
      
      1987年,冯缵枢又成为最年长的“花甲舰长”。他被调到我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制造的远洋训练舰——郑和舰,任教练舰长。1989年春,郑和舰单舰横渡太平洋,代表人民海军首次出访美国。一连5天巨浪滔天,冯缵枢5天5夜没离开过驾驶室岗位。
      

      
      4月11日抵达夏威夷珍珠港,美方仅留出一个刚好等于郑和舰长度的泊位,两端停满舰船。东道主备下两艘拖船,打算把郑和舰顶靠码头。冯缵枢对美方引水员说:“不用拖船,我们自己靠!”随着冯缵枢干净利落的口令,郑和舰稳稳当当地靠上码头,给现场以太平洋舰队司令杰里迈亚上将为首的数千美国军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42年军旅生涯,冯缵枢指挥过各类军舰23艘,为中国海军培养了1万余名军官,其中有百余名舰长、15位将军。
      

      

      
      1990年,已是中船重工701研究所副所长的朱英富承担了中国第一艘出口军舰F25T的总师重任。泰方客户提出,该舰要安装西方武器装备,而且这些不能在中国装舰,使得设计建造难度大大增加。该舰交付后,泰海军曾请某西方权威机构对舰进行咨询评论,结论为“该舰是一个均衡得很好的设计”,“与大多数欧洲海军的设计标准与实践十分接近”。
      

      
      64岁那年,朱英富接受了一项重大挑战——在缺失设计文件、缺乏标准规范等情况下,将一座钢铁废墟“瓦良格”号改造成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
      

      
      历时8年,“瓦良格”号这栋“烂尾楼”,在朱英富团队手里焕然一新。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正式加入人民海军的行列,成为培养中国航母舰载航空兵的“黄埔军校”。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3月张文旦时任南海舰队参谋长,一年之后转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2016年12月,张文旦又以南部战区副参谋长的身份出现在中国收复西南沙群岛70周年纪念活动上。1个月之后,即2017年1月,张文旦以北部战区海军司令员、北海舰队司令员的身份亮相。
      

      
      在担任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期间,张文旦作为海军第五批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编队指挥员,带领着官兵历经192个日日夜夜,航程92495海里,创造了伴随式护航线路长度全世界第一的成就。
      

      
      2013年10月,海军在西太平洋举行“机动-5号”规模空前的实兵对抗,第一次把三大舰队参与的远海对抗置于公众聚光灯下。担任红方编组参谋长张文旦表示:“虽然目前仍有差距,但我们迈向大海军、远洋海军的决心不会改变。”
      

      

      
      赵宇听到,从翻滚坠落的飞机上依然传来了王伟镇定的报告声:“飞机控制失灵。”他还在竭力挽救战机!赵宇大声吼道:“跳伞!”
      
      王伟弹射出机舱,降落伞打开,战机则坠入深不见底的大海。然而,我方派出海军、交通部等大量搜救力量,整整14天,依然没有唤回我们的年仅33岁的英雄……
      

      
      儿时的王伟想当飞行员简直到痴迷的程度:湖州有个军用机场,只要飞机飞过,哪怕在吃饭,他也会丢下碗筷,跑到外面看飞机。
      
      1986年王伟高三,他面临多条出路:可以报考地方大学,可以下海经商,还可以走艺术之路。但当空军航校来湖州招飞,王伟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为了母亲在报名表上签字同意,他差不多在车间里磨了一天。
      

      
      15年的飞行生涯中,王伟创下一个个“第一”:在同期学员中第一个放单飞;在飞行部队三次装备更新中每次都是第一个放单飞,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任务;在同一批飞行员队伍中,他驾驶最先进的国产歼击机第一个飞满1000小时,成为能飞四种气象的“全天候”一级飞行员;同龄飞行员中,他战斗起飞的次数最多,执行重大任务的次数最多。
      

      
      2002年,王伟的衣冠冢在杭州半山镇的安贤陵园落成。每年的4月1日,都会有很多人自发前来祭奠。
      

      
      今年,这座墓前还多了一架歼-20的模型——如果王伟地下有知,看到我军已经装备了当年他梦寐以求的世界顶级战机,一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1986年张峥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自动控制系,199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东海舰队司令部,1995年毕业于大连舰艇学院舰艇作战指挥专业,获硕士学位。他还曾分别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和三军联合指挥及参谋学院进修一年。
      
      从大连舰院研究生班毕业时,张峥曾对一位将军说:“不当上舰长,我绝不结婚!”将军跟他说:“小伙子,你以为舰长是那么好当的?我看你当上副舰长就可以结婚了。”
      
      后来,他担任了护卫舰、驱逐舰舰长等职务,积累了丰富的管理和指挥经验,对大型水面舰艇建设也有深入的思考和研究。
      

      
      2015年海军节,张峥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说:“在大学时,我就是一个海军迷;在部队时,我就是一个航母迷,梦想着中国海军早日拥有航母。”
      
      2016年,张峥升职,由辽宁舰原副舰长刘喆接任。2017年7月,他升任海军少将。在2019年底时,张峥已担任国产航母编队司令员。
      

      
      来奕军出生在滨江长河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后搬到萧山。他从小爱好广泛,包括阅读、音乐、足球、羽毛球,甚至喜欢钓鱼、抓蛐蛐、黏知了、捉蜻蜓等。
      

      
      从1984年起,来奕军初高中6年都在萧山中学就读。据高中班主任夏国良回忆,来奕军是理科生,虽然不是班里成绩最好的,但体育和动手能力很强。
      
      据初中班主任陈福芝回忆,来奕军初中时是副班长,品行端正,积极上进,上课很认真,课后还会自己找练习来做。他还会帮助其他学习成绩有困难的学生,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
      
      高中同班同学李金兴回忆道:“来奕军从小就是军迷,他对当兵参军非常有热情。中学时代,他自己订了军事杂志,说起各种军事知识来,头头是道。听到飞机的声音,他就可以猜出发动机型号,很厉害。”
      

      
      1990年7月,来奕军考入大连舰艇学院,毕业后先后任“连云港”号护卫舰舰长、东海舰队护卫舰第8大队大队长,并当选2010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
      
      2007年,连云港舰和三明舰参加在巴基斯坦卡拉奇举行的“和平-07”多国海上联合军演。这是中国首次派舰艇参加多边海上军演。
      
      因前任舰长突然病倒,来奕军临危受命,在演习中亲自指挥,对各分项目动作下达命令,在主炮对海射击科目中成功击中塑料浮体靶,带领连云港舰出色完成演习任务。
      
      来奕军当时表示:“这次主炮对海射击是多国同台竞技,实际是一次不计胜负的比赛,只能搞好不能搞砸”。
      
      由于中国海军突出的表现,外界给出了高度评价。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