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罗永浩带着“半价”直播来了,低价是直播带货唯一解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华厦眼科医院


      
      距离4月1日罗永浩开启直播带货新事业已经过去了20多天,罗永浩也在今日开启了他的第四次直播。这20多天里,罗永浩经历了出道即巅峰的高关注度,也在第二次直播中“收获”暴跌八成观看人数。尽管经历出道即巅峰,但据罗永浩官方微显示,前三场直播他已经已卖了近4亿(成交总额)。
      
      在罗永浩多次直播中,低价一直是该团队的宣传点之一,4月24日,罗永浩更是自称带着“半价日”走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低价一直是直播带货的标签之一,各头部主播的竞争也围绕着价格战开打,某内部人士戏称,“直播不就是拍脑袋买嘛,价格太高就很难冲动消费了”。
      
      直播间穿插低价,罗永浩直言要留住粉丝
      
      4月24日的罗永浩直播中,多个产品属正常优惠价格,如罗永浩在其官方微信中宣传的那样,直播中穿插上架“超值价”的商品,例如舒肤佳某系列香皂108g3块,直播间到手价为9.9元,低于厂商指导价24.8元;益达口香糖,直播间到手价位0.99元,厂商指导价为12.5元。
      
      多个“超值优惠”商品库存有限,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直播间中的特价超值秒杀商品,上架即被“秒杀”,其他商品链接卖正常,有库存残留。罗永浩在直播中表示,在直播中穿插超低价商品链接,也是为了留住观众。
      
      不得不承认,罗永浩所带来的流量和交易额是可观的。4月1日首场直播,交易额超1.8亿,累计观看人数4892.2万;4月10日第二次直播,交易总额4000万元,总销件数超43万,累计观看人数超1142.72万(截至4月10日晚10点)。多位消费者也曾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他们对于直播间商品价格、质量多有质疑,罗永浩也曾发超过30条微,回应消费者质疑。
      
      主播带货高价即翻车,低价固粉是真理?
      
      北京的小游(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在电商购买东西,都会下意识点进直播间看有没有优惠。直播带货于2019年火爆出圈,凭着直播间独特的“超值价格”吸引着消费者。
      
      至2020年,李湘、王祖蓝、柳岩等演艺界人士再到各行各业的“名人”甚至是央视的主持人等都加入直播带货中来。与秀场直播不同,电商直播是一切围绕产品的直播,属性之一便是在直播间里粉丝能拿到产品的“优异”价格,很多头部电商直播主播也通过拿下“全网最低价格”来固粉。
      
      同样,也有主播因为高价选品而“翻车”。明星李湘曾在直播间卖单价4988元的水貂毛羽绒服,销量惨淡。对此,李湘也在社交平台回应,单价太高,选品失误。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大部分主播在直播间的选品会考虑到粉丝是否能接受价格,不仅单价要低,直播间的独家折扣也要大。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电商直播一姐”薇娅为例,薇娅团队在选品过程中,会要求商家签署保价协议,商家需保证,商家多提供的价格(薇娅直播间所出的商品价格)必须在某一时段内是全网最低价。
      
      拍脑袋的低价抢购,律师提醒慎用“全网最低价”
      
      头部主播商商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会为每个主播提供平台和资源,也有团队负责选品和搭配,但要”卖货“,消费者也就是直播粉丝的需求是最重要的。
      
      某内部人士分析表示,“直播不就是拍脑袋买嘛,价格太高就很难冲动消费了”。尽管直播带货主打性价比,但整个行业体量依旧是极其可观的。
      
      以淘宝直播为例,2016年3月,淘宝直播上线,2018年淘宝电商直播引导成交就已经达到一千亿,而到了2019年,电商直播(直播带货)站上了风口,仅双11淘宝直播就已经成交了200个亿,其中,10位主播销超10亿,100个主播销超千万。
      
      显然,“低价”一词也成为直播带货绕不开的话题,多名主播也曾在社交平台等暗示或明示自己的直播间能拿到“全网最低价”。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提醒,全网最低价等表述都属于极限用语,广告法明确禁止在广告宣传中使用这种表述。明星主播为商家的产品做宣传,主播的角色是广告经营者及广告发布者,需要对作为广告主的商家的广告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尽到审查义务,否则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编辑 徐超 校对 刘越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