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袁振国:复学后,线上教育该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近视眼手术

      编者按: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打乱了人们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节奏,甚至连高考都因此延期一个月。
      
      如今,国内疫情逐渐平稳。下周一4月27日,上海高三年级、初三年级将返校开学,非毕业年级分批返校时间也基本确定。学子们复学在即,当大家再次回到真实课堂,线上教育还能继续下去吗?届时,线上教育是再次回归原点,还是抓住机遇升级?人民上海会客厅邀请到了著名教育学者、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教授,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
      

      
      记者:今年年初,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学生们无法返校上课,全国各地学校“停课不停学”,采取线上授课方式继续为学生教授学业。复学后,您觉得线上授课还会继续下去吗?
      
      袁振国:当前,全世界正在全力抵抗新冠病疫情。中国不仅取得了抗击疫情的阶段性胜利,为世界提供了中国经验,而且积极开展国际抗疫合作,为全世界共同抗疫作出了积极贡献。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学校教育“停课不停学”,充分发挥了网络在线教育的作用,检阅了中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巨大成效。
      
      广大师生已经逐渐适应了线上教育,有些甚至更喜欢线上教育。现在,不少地方已陆续复学,不少家长提出,希望复学以后线上教育不要撤销,希望继续保持下去。应该说这是对线上教育最大的肯定。我们千万不要偃旗息鼓,要抓住这个机遇,把线上教育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记者: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有何区别?各自有哪些利弊?线上教育的优势在哪里?
      
      袁振国:线上教育并不是简单地将线下教育移到线上,如果线上教育只是线下教育的翻版,势必只能起到临时替代或补充的作用,独特的优势就不能发挥出来。线上教育的最大优势就是互联互通,具有线下教育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线下教育的资源局限于图书馆、教科书,而线上教育是一个知识和信息的海洋,学生可以自由翱翔。线下教育的交流局限于课堂上的单个老师或同学之间,而线上教育可以四通八达,可以随时随地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网站相连接。
      
      线下教育的互动极其受限,一个人只能和一个人或一个组交流,整个班集体也只能运用一种教学形式,而线上教育可以无限放大人群沟通的渠道和空间,无限面向任何人与任何人的群组结合,组建丰富多彩的社区。充分利用这种任意联系、任意分组,任意交流的作用,将有益于促进社会性学习的加深,合作能力的增强。
      
      此外,线上教育完全可以突破所有人在同一时间、按同一进度学习同样内容的限制,可以各取所需,各扬所长,可以突破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这种以教定学的模式,实现以需定学;可以突破老师讲学生听的模式,选择不同的交流方式,变被动为主动。互联互通和不受时空限制,为线上教育提供个性化的教育功能提供了可能。
      

      
      记者:有网友认为线上教育虽然适应了大规模集体教育的要求,但却很难做到因材施教。如何实现线上教育的转型升级,为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创造可能?
      
      袁振国:我们知道,现代教育制度的基础是班级授课制,它适应了大规模集体教育的要求,极大地提高了教育效率,但是它的最大弊端就是标准化、齐步走,很难做到因材施教。如果线上教育把线下教育的这种模式简单搬到网上,线下教育的这种弊端将会得到进一步的放大和强化。
      
      所以,我们要以这次大规模线上教育的成功运用为契机,实现线上教育的转型升级,为提供可选择的教育创造可能,为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探索未来。其实,线上教育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让学生自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学习内容、难度、呈现方式和交流方式,从而实现“面向每个人,适合每个人”的教育。
      
      在内容自主选择上,如果两位同学都是100分,一位同学数学100分,语文零分,一位同学数学零分,语文100分,你说这两位同学一样吗?如果看平均成绩这两位同学是一样的,都可以归入一个层级,可是这两位同学有天壤之别。在线下的课堂教学中,对这样的现象我们只能视而不见,在同样的时间,用同样的难度,教同样的内容。可是经过系统设计和合理安排的线上课程,就可以满足不同学生在同一时间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不同学科和内容的需要,在课余时间进行学科和课程的自组学习。
      
      在难度自主选择上,如果有5位同学某一门成绩都是100分,你说他们的学习能力和水平就一样吗?完全不是。因为100分已经封顶,同为100分的同学无法看出差别。其实,同样是100分成绩的同学,他们的能力差距可能比0分与100分同学的差距还大。线上教育可以在同一时间提供不同难度的教学,为学生自由选出创造条件。
      
      在呈现方式自主选择上,有些同学阅读文字的效果比较好,有些同学收看画面的效果比较好,有些同学听取别人讲解的效果比较好等等,不同认知风格的学生与不同教学风格的教师具有天然的适配性。线上教育可以为学生选择不同教学风格、不同呈现方式的教师提供选择的机会。
      
      在交流方式自主选择上,有些同学内向,有些外向,有些喜欢领导,有些喜欢服从,有些善于批判,有些善于求同,不同学生的组合交流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合作效果,激发不同学生的优点,弥补不同学生的不足。班级授课制环境下很难有多样化、多变化的交流组织机会。而线上教育可以非常容易、轻松自如的进行这种组织,每个学生都可以尝试在不同的社区中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空间。还有不同活动方式的选择,不同练习方式的选择等等。
      
      记者:学校复学以后,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如何进行互补,实现双赢?
      
      袁振国:如果我们不是仅仅把线上教育作为线下教育的替代或补充,而是作为线下教育的突破,形成线上线下融合的新型教育生态,我们的教育就一定可以呈现出一个崭新的局面。中共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我们的教育“面向每个人,适合每个人”,线上线下融合是实现这种目标的有力保证和必然选择。这对每个教育部门,每所学校,每位教师,每个家庭,都是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同时也提出了变革的要求。
      
      信息教育、网络教育可以分为三个大的阶段,我把它称为辅助教育、融合阶段、超越阶段。辅助阶段,顾名思义,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起辅助作用的阶段,可以起到增强效果、激发兴趣、节省时间、替代部分简单操作等作用,但总的说来,它不是不可缺少的,也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的;融合阶段,是指线上线下教育相互交融,互相依赖,互相取长补短,互相不可离开,离开了网络,教育活动就无法进行了,这次疫情就凸显了网络教育的不可替代作用;超越阶段,是指线上线下教育的有机结合,实现教育范式的根本转换,从大规模的标准化教育走向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实现人类教育形态的第三次大变革。当然这三个阶段并不是线性发展的,而是相互叠加的,在第二阶段尚未成熟的时候,已经具有了第三阶段的某些萌芽。我们现在正处在从第一个阶段向第二个阶段过渡的时间节点上,疫情的到来凸显了加快这种过渡的紧迫性和可能性。
      
      危机孕育着机遇。我前几天在回答“湖畔问教”访问的时候就提到,2020年,或许就是“线上线下融合的新型学习生态”的重要节点。我相信,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改进、再造、开放所有课程,展示所有自愿开放的所有教师的教学,为不同学生提供选择的资源,是实现这种转型升级的令人期待的第一步。(记者 唐小丽)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